中国石油

宝鸡石油钢管有限责任公司 > 新闻中心 > 员工文萃
妈妈的拐杖
打印 2019-05-13 15:13 字体: [大] [中] [小]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生产保障服务中心  王娟

  母亲之于每一个人,都象征着温暖和幸福,是的,有妈的孩子是个宝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

  5岁的我因为没有地方托管,天天跟着妈妈一起去“上班”,妈妈每天早上骑着自行车哼着小曲带着我,途中会经过一片红柳地,清晨的阳光下,红柳似姑娘般妖娆可人,细长的腰肢随风摆动,远远望去,又似一片早霞,披落在戈壁滩野,粉红粉红,惹的一群群的野兔们穿梭其中,时间允许的话,妈妈会停下来,让我下去追小野兔们玩一会……记忆里,那个时候的天很蓝很蓝,阳光下的妈妈,笑起来会有两个酒窝,好美好美。

  16岁的我,懵懵懂懂的进入了青春时光,如此那般奢侈的年华,如此那般摇曳的时光,尽管很美好,但少不了叛逆来调味。闺蜜因为家庭原因转学了,我就突然萌发了想转学的冲动,那个下午我和妈妈爆发了有生以来最为严重的一次“战争”,最后我破门而出,我自觉“委屈”的沿着水库边线往家的反方向一直走,慢慢的,天黑了,周围各种小动物的叫声此起彼伏,在这片大的像片海的水库面前我害怕了,有点后悔跑出来,但青春的倔强又让自己觉得不能“低头认输”,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由远及近的传过来,是妈妈一直跟着我,因为天太黑,跟着跟着她就看不见我了,只听见妈妈不停的喊着:“娟娟,妈妈同意了,快出来跟妈妈回家吧。”最终我也并没有选择转学,其实那时的我可能并不知道自己真的需要什么,就只想要一个态度,一个父母为自己妥协的态度。多年后我懂了,父母与子根本不叫妥协,叫爱。

  28岁的我怀孕了,初为人母的喜悦还未细细体会,铺天盖地的妊娠反应就把我折磨的可以用“死去活来”这个词形容,老公因为工作长期出差,鞭长莫及,公婆也还在上班,本来退休在家,应该颐养天年的妈妈又如及时雨般的出现了,一边事无巨细的照顾我的饮食起居,一边压抑自己的不良情绪却充当着我坏情绪的“垃圾筒”,陪我走过艰难的反应期。孩子出生后,尽心尽力的照顾我们到孩子三岁。收拾行李回家的那天,妈妈流泪了:“如果我身体还可以的话,我真的想再多帮你们带几年……”我知道的是这几年的妈妈,膝盖因为关节炎、风湿等疾病导致双腿变形,走路的姿势变了,不知道的却是她腿部疼痛带给她的困扰远比我想象中的要大的多。心里有很多的自责,自责自己成熟的太晚。

  33岁的我及家里的成员们一起和妈妈做了一个决定,为她的病腿做了一个关节置换手术,手术前的妈妈很放松,许是这个疼痛折磨她太久了,她太想通过手术完结这种疼痛,然而术后效果并不如之前预想的那般好,术后的每一次康复训练都让妈妈疼的虚汗一身,有时候甚至会像小孩怕打针一样害怕做康复锻炼。纵然这样,妈妈的腿还是不能像正常膝关节那样自由弯曲,为此,一向坚强的妈妈用上了拐仗,并且“倔强”的不让我们搀扶。

  看着妈妈拄着拐仗慢慢的前行,突然惊觉,她握着拐杖的手那么干枯,她眼角的皱纹那么深,她头上的白发那么多,为什么我的时光却好像一直都停留在她三四十岁的年纪,好像妈妈一直都会像片天一样“强悍”的存在于我的生活里,总觉得妈妈一直就停留在原地,却不知妈妈早已悄悄变老了。

  妈妈,您牵着我走吧,就像小时候。

  从此,我就是您的拐杖。
2019-05-13 来源: 责任编辑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