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石油

宝鸡石油钢管有限责任公司 > 新闻中心 > 员工文萃
铜铃花
打印 2020-03-03 17:11 字体: [大] [中] [小]

宝世顺公司   李少波

  二月最后的一天,窗外下着淅淅沥沥的冬雨,是应该叫春雨还是冬雨呢?

  潮潮的空气,隔着玻璃窗,却似乎要扑面而来似的。窗外静悄悄的,没了孩子们嬉戏追逐的喧哗,没有汽车打火的声响和嘭嘭的关车门声,只有雨声,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。

  新冠病毒疫情,就像暴风雨前来势汹汹的黑云,一下子笼罩了身边的世界,也笼罩了我们的心。新闻里播报着数字,有坏消息也有好消息。觉得胸口有些压抑,打开窗,透透气。

  风瞬间就从打开的窗缝挤进来了,冰冰的、凉凉的,吹得脸有些疼。湿漉漉的空气从鼻孔钻进身体,我迎接着这股进入身体的有点刺激又有点惬意的冰凉。

  这种感觉,怎么那么熟悉?那么久违?何时何地曾经有过这样的感觉呢?

  在脑海一阵翻找,最后却定格在了几朵黄色的小花上。

  “铜铃花!”我几乎是惊叫出来的。

  记忆瞬间就倒回到那一年的上海。也是一个这样阴郁天气的冬日,湿冷的空气从领口里使劲往里面钻。我下班从宝世威公司的厂区慢慢溜达着到路北的宿舍区。从厂区大门出来回到宿舍区需要向左拐一个弯儿。当我低着头缩着脖子想着心事不觉间拐到园和路的时候,一抬头,居然在灌木丛中发现了一串淡淡的黄色,那是一串不起眼又美丽的小花。

  对于一个地地道道的北方人,在这样的寒冷冬季,居然在室外的冷风中看到了迎风绽放的花朵,我是吃惊的,更是欣喜的。

  我蹲下身,细细地看。这是一种有着软软长长藤条的灌木,短短小小的叶片绿绿的,但不仔细看,几乎引不起任何一点注意。花朵虽然很小,但那颜色是嫩黄嫩黄的,就像小鸡小鸭刚出壳的那种颜色。再细看,两瓣花瓣间是细长的花蕊,似乎还能看到一条细细的红线。在一片冬日的萧瑟里,这几点黄色的小花,一下子让死寂的冬天生动了,也一下子驱散了在那时笼罩在我心头的乌云。

  于是每天路过,我都会在这平凡又美丽的无名小花跟前驻足一会儿。

  黄昏的时候我散步在小溪旁

  见到一位美丽的姑娘

  纯洁又可爱

  啦…啦…啦…

  我不禁问她,春天的故事

  她摇摇头,对我笑一笑

  送我一枝小小铜铃花

  我不禁问她,春天的故事

  她摇摇头,对我笑一笑

  送我一枝小小铜铃花

  一天又经过那儿,耳机里正传出齐豫的那首《春天的故事》,明净的声音感染着我。“他摇摇头,对我笑一笑,送我一只小小铜铃花……”对呀,这黄色的小花还不知道她的芳名,就叫铜铃花吧!

  这就是关于铜铃花的故事。从上海回来秦皇岛,时间又翻过几年,日复一日,潮落潮涨。许多东西都模糊了,许多面孔都淡忘了,我甚至忘了自己在上海时候每天居住的宿舍的细节。但是,那一年冬天,园和路边那一串在冬日里顽强开放的不起眼的小花,那一串“铜铃花”,却深深烙印在我的脑海里。

  是什么让我牢牢地记住了这小小的铜铃花呢?我一遍又一遍的问自己。是最初初见的那一份欣喜?还是敬佩她在寒风里傲然开放的精神?都是又都不是。

  每当觉得疲惫的时候,每当踌躇的时候,每当被现实打压得一地鸡毛想放弃的时候,我总会看到,看到那一串在冬日里顽强开放的铜铃花。她让我笃定信念,勇敢走下去。

  “啦…啦…啦…,我不禁问她,春天的故事……”放进一张旧CD,音箱里又飘出了那首熟悉的歌,那首关于铜铃花和春天的歌。

  与瘟神搏斗在一线的白衣天使们,送你们一串美丽的铜铃花吧!关于春天的故事,也一定很快会来……

2020-03-03 来源: 责任编辑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