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石油

宝鸡石油钢管有限责任公司 > 新闻中心 > 员工文萃
病房小世界
打印 2020-06-28 17:57 字体: [大] [中] [小]

资阳钢管公司   于燕

妈妈因为心率过缓住院13天,床号28,时间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。不大的病房里有4个病床,其中1个是加床,这不长不短的13天里却浓缩了人生百态。

加10床的张阿姨比妈妈先住院一天,看着明明空着的28床却给自己安到加床,心中不忿,妈妈住进去的时候她特意问了是不是给我们预留的,听我们说了是看急诊住院的,她才释然。张阿姨是个很有趣会生活的人,每天不输液不检查的时间里,她不是和病房里的病友聊天,就是跟着手机唱歌,或者锻炼,还把自己的锻炼方法教给同病房的病友、外病房的病友,积极乐观的劲儿让这个78岁的老太太看上去比72岁的妈妈年轻很多。

29床的病人到妈妈出院前两天已经是换到第三拨了,印象深的是第二拨那个81岁的申婆婆和她的老伴,她住进来的时候医生、护士看到她就和老熟人一样纷纷来病床前打招呼,说是医院的常客。申婆婆每天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呻吟,特别是白天老伴在的时候,80多岁的老伴是个开朗的老人,他说申婆婆差不多油枯灯尽了,但却是申婆婆家族里第一个迈过80岁的人,看着他说这话时一脸的骄傲,仿佛全然忘了自己十几年了不能睡个囫囵觉,每天都伴着申婆婆的呻吟声入睡和醒来。每天吃饭的时间也是这个老人操心的时间,申婆婆胃口不好,他总是哄着想她多吃两口,开玩笑说“你怎么又剩半个抄手呢,怕我吃不饱呀”,有时候说“你乖乖的莫再叫唤了,吵到人家休息,再吃点,我一会推你出去耍”。有天下班了之后去医院,28床换了新的病人了,但愿申婆婆能再多辛苦她老伴些日子。

27床的病人也换了好几拨,但却没啥印象。有一个老婆婆也是要呻吟,但却没有申婆婆那样好命,总是被陪床的女儿骂。有一个总是拉着帘子,说怕疫情也不让家属陪夜,有一天因为24小时监测不能下床,为了不去厕所水都不敢喝一口。有一个好像很挑剔,说如果不是因为疫情就去华西检查了,每天输液检查完就回家,感觉一直都没看清楚过他的脸。

陪床的日子,白天黑夜听着监测器滴滴的声音,时而坐着,时而站着,时而走动着,很多时候都会感觉大脑里放空,看着不大不小的病房,有温馨,有苦涩,也有无奈,这小小的一方世界,就如同是人生的大舞台,不管曾经多么风光无限,最终都要与生老病死,亲疏远近相伴而行。

2020-06-28 来源: 责任编辑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