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石油

宝鸡石油钢管有限责任公司 > 新闻中心 > 员工文萃
父亲的爱
打印 2020-06-22 17:24 字体: [大] [中] [小]

宝世顺公司  刘乔乔

我的父亲已经年过60岁,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。经年累月,风里来雨里去,岁月在他脸上烙下了沟沟壑壑的印痕。那暗黑的皮肤,苍白的头发,在我脑海久留不去。在我印象中,父亲就像个陀螺,无休止的旋转,他是个不知道劳累的人。

对于父亲,我总有太多的感慨,却都深藏于心。他是家里的顶梁柱,家里的一片天是他一个人在撑着,妈妈依赖他,儿女依靠他,一辈子他就为了这个家努力着。有多少累,他都自己承受;有多少难,他都自己挺住。或许有过委屈,或许有过无奈,但千难万苦也未曾压跨那顶天立地的脊梁。

他就是这样一个坚强又隐忍的人,作为儿女,我又咋能不心疼呢!

儿时,家里的条件艰苦,我记得家里总是有收不完的庄稼。为了能多种点粮食,父亲总是天不亮就起床,面朝黄土背朝天地在地里辛勤劳作。

我有时放学了,也帮父亲去地里干活,但也经常会抱怨他:“爸爸你为什么总是种这么多的庄稼,今天这块收完了明天又去下一块,你不嫌累么?”

爸爸乐呵呵得说:“我多种点粮食,咱们吃不了,可以多卖点钱,供你们姊妹读书,你们都长大了,有出息了,啥时候都能自己挣钱我就安心了,到那个时候我就少种点地。”

慢慢,我一点点的长大了,也逐渐懂事了,可是父亲依然有操不完的心。我从学校毕业出来,父亲又是各种忙碌,这个亲戚那个朋友的帮我联系工作。等有了工作,父亲又开始给我到处张罗我成家的事……他也常说:“我就是操心的命啊。”

出来工作,离家千里,距离一下子改变了一切。陪伴父亲的时间少了,一年能陪伴上他几天掐着指头都能数得过来。每每想到此处,心里顿时感觉酸酸的。

每年春节回家,父亲都是算好时间提前来到镇子上来接我们的,家里也早就准备好了各种我们爱吃的美食。记得有一年春节,过完年家里那边却又下了几年不遇的大雪,厚厚的大雪挡住了我返程的路。正当我望着一片白茫茫发呆时,是爸爸艰难步行帮我扛着行李把我送到离家五公里之外的镇上。

一路艰难,爸爸还非得背着自己种的半袋小米给我带上。我知道这是老人的心意,没好意思拒绝。把我送上车,父亲对着我说:“出门在外,自己凡事都注意点,我给你带的小米,给同事也分点,家人都不在身边,和同事们都好好搞好关系,互相能有个照应。”

“嗯,知道了,爸,您回吧,回家路上慢点。”

望着他远去,忽然发现那个魁伟的背影不知何时已经有些佝偻,脚下的步子也有些沉重,我就这么看着父亲一路蹒跚着,最后面成了一个小黑点,消失在那片茫茫的白色里。我在心里暗下决心,一定好好工作,让父亲享福,好好的孝顺他们。

自己现在也为人母,每次带着疲惫的身体下班回家,看着两岁半的儿子兴高采烈跑过来喊“爸爸妈妈,我爱你们……”的时候,我感觉所有烦恼和疲惫都霎时烟消云散了。这或许就是孩子面前父母的力量和责任,或许爸爸当时也是这种感受吧。

可是,我从来没有对父亲说过一句“爸爸,我爱你”“谢谢您”之类感恩的话语。父女之间那深深的情感,也许不是只言片语所能表达的吧。

又快过父亲节了,对父亲的思念愈加强烈起来。遂拿起手机拨通电话,“喂,爸……”电话那头再次传来熟悉而又亲切的声音。

是啊,父亲是山,这座大山永远屹立在在那里,屹立在女儿的心间。在遇到困难的时候,在受到委屈的时候,在任何需要的时候,都能为我遮风挡雨。这种伟大无私的爱,我愿意用一生去感恩,去报答。

爸爸,我爱你!我要用一生来孝顺你们。

2020-06-22 来源: 责任编辑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