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石油

宝鸡石油钢管有限责任公司 > 新闻中心 > 员工文萃
登翠矶山公园
打印 2020-07-29 15:17 字体: [大] [中] [小]

生产保障服务中心   张瑞敏

翠矶山位于太白县城西郊,海拔1500米以上,背依秦岭,孤峰独秀,为太白县城西部之屏障,居高俯瞰整个县城。据说古时山上遍生橡树,后增植松柏,常年碧翠葱笼,故取名翠矶山。据当地人讲,道家思想的创始人老子曾在此采药炼丹,积淀了深厚的道家文化,如今已被打造成一个久负盛名的道文化主题公园。

一个偶然的机会,我和几个朋友去了太白县城。早起六点开窗,看见山腰处云海缭绕,飘渺神秘,像是一朵洁白如玉的棉花糖,轻飘飘的笼罩在空中。不一会儿,云朵越来越多,满目皆云。漫山的云雾把太白县城装扮得仙气十足,宛如仙境,让人不禁产生“人在画中游,云在树上飘”的美感。蓦然兴至,匆匆收拾一番,便沿着南面的山坡拾级而上,开始登山。

这个时间登山的人并不多,路两边是葱郁的草木。草木大多是松树,密密麻麻的树长满整个山坡,绿意汹涌,如大海卷起的波涛。有的松树高达十几米,小的才几米,长得匀称,没有黄山上的松树那般奇形怪状。在山腰林间的小路上,走着走着,脚下的路不知不觉变成了台阶,随着山势越发陡峭。这时,台阶上走来几个晨练的老人,从我们身边走过。他们身着长袖,肩上披着一条毛巾,有节奏地喘着气,步履十分稳健;更有一个热爱唱歌的人,叉着腰,边走边练声,声音美妙,让我们不禁停止了谈话,转而凝神静听他的“表演”。

山风拂面吹来,清爽愉悦,却少了些激动。因为到了半山腰,山路越来越难走了,汗水越来越多,在山下看起来特别近的云朵也越来越高。我们在路边的亭子里站着休息了一会儿,向过路的人打听老君洞。一位老师傅讲,上山的路有三条多,其东侧山腰陡壁之上自古就有天然生成的朝阳洞穴,名曰老君洞,这边是南边,看不到。大家有点遗憾,但也没办法,登山的台阶太陡了,不可能再走一遍。步步登高,层层俯瞰。每隔几十米,专门修建了一些仿古亭子,供游人休息。还建了一些树阵、造型灌木等相结合的配套设施,“天人和一”、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道教文化精髓随处可见。

身旁的好友说,“山是好山,就是太难登了,让人望而生畏!”的确,翠矶山看起来不高,但山路陡峭,石阶又高,很难走。在苍翠冷绿笼罩下,看起来就像一个气宇轩昂、雍容的望不到尽头的一位道士。加油,继续!我在心里默默鼓励自己。此时,脚下的步子越来越沉重,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落,身上的衣服几乎被汗水浸透。一阵风吹来,前心后背冷得让人发抖身心俱累,实在想放弃。但又怎么能半途而废呢?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,我想如果能达到这境界,心情将会更好。于是,心里攒着一股劲,走走停停,走走歇歇,总算登上了山顶。山顶地方不大,只有一座六层楼高的气象塔。人走累了,山顶的风又大,加之我又有些恐高,实在不想登那座塔。待心情稍稍平复,站在二层塔的平台上极目远眺,才知此行不虚。

环望四处,风景皆佳。或山峦起伏,连绵不断;或田畴平坦,阡陌纵横;或屋宇房舍,若隐若现。俯视山下太白县城,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,由近而远似一排排整齐的队伍,像在等待翠矶山的检阅。笔直的街道似穿越的血脉,穿插在县城的中央,青山张开双臂紧紧环抱县城。再看山的另一边,缭绕着一堆堆云雾,恍若仙境。这眼前优美的风景,活脱脱一幅“原生画”。霎时,我的心情激动不已。登山则情满于山,在山下时,总期待登山这一刻。登到半山腰时,却疲惫的没了预想中的兴奋。当登临峰顶,回望走过的绵长山路上那些蝼蚁般星点移动的人头时,又会惊叹自己曾面对艰难与劳累时的意志,也多少感伤于人面对高山、面对自然的渺小。也许,正因为人类太过渺小,才更应该通过不懈地攀登来提高自己……人生啊,也总是年少幻梦,渺渺茫茫,曲曲折折,疲劳不堪。待到梦想成真时,却又分不清这些是否还是心中所求,是得还是失。

山风吹来,神清气爽。身处绝顶,哲思人生,叹红尘往事。人生不会只登一座峰,不会总停一个高处,绚丽的风景总是在路上。时光,最终会给每个人一个清晰的人生答案。

2020-07-29 来源: 责任编辑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