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石油

宝鸡石油钢管有限责任公司 > 新闻中心 > 员工文萃
六川河的夜
打印 2020-07-28 15:16 字体: [大] [中] [小]

西安专用管公司   杨志芳

车窗外,夕阳如同酒醉微醺的美人,云鬓歪斜,步态踉跄。双颊略微带一点恰到好处的酡红。娇羞而又省去了胭脂的刻意修饰。酒醉离席,不愿意席间众人看去醉后的失态之举。于是,悄然离席。疫情让人们停下了脚步,许久没有惬意放松自己的心境,想隐没于西边的山头之下。去醒酒、去休息。

夕阳这个步履蹒跚,微醉的美人怯生生地正向西边的山头退去。像是耽搁的时间久了就如同史湘云醉酒一般在青石上睡着了。她在隐没前还是不小心把脸颊酡红的胭脂色给抖落了出来,遗留下一片橘色的光芒。正是这最后的光芒给万物都亲切地染上了令人眩目的金色。山顶、路边、汽车上都亮晶晶地披着这炫目的光芒。

又一个傍晚开始了。从西边的低空中斜射过来的阳光柔和地笼罩了万物。柔软而平和,少了烈日骄阳的那份霸气和炙热。把西边几朵懒洋洋的云彩也染成了橘黄色。夕阳的光芒穿过一望无际的隔壁一束也不少地伸到东边的天空。原本碧蓝的天空缓缓地换上了桔红色。

东边的天空中出现了月亮清秀的模样,慢慢爬上天空。开始一夜的值守。

太阳和月亮就像在值守自己的岗位一样。白班,夜班如此相互交替,兢兢业业。太阳走了,把背影留成了夕阳的样子。夕阳疲倦地把缕缕光芒收回去,不知不觉万物都褪了色,蒙上了灰暗的色彩。西边的低空中只剩下红色的余辉。依依不舍的照耀着西边的山头。这最后的夕阳也会竭尽全力地留下几丝光彩。夕阳已经无声无息地悄悄隐去了。几片像泼墨似的暗云逐渐挡住了它。天色很快暗下来,像宣纸上的蓝墨从东一直渗到西边的天角。整个小城像变了个模样,陷在黑暗里。

仰观宇宙之大,俯察品类之盛,所以游目骋怀,足以极视听之娱,信可乐也。”我自然是远远不及此般境界,但每逢远游,必会将烦心事一股脑地抛在身后,只留身体融入自然。美景就像能够包容一切的母亲,烦恼时给你无条件的怀抱,喜悦时安静地聆听你的笑声。世间万物皆有根,我与其为伴,心乐足矣。

2020-07-28 来源: 责任编辑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