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石油

宝鸡石油钢管有限责任公司 > 新闻中心 > 员工文萃
父亲心中的那幅画
打印 2020-12-28 15:51 字体: [大] [中] [小]

生产保障服务中心   周晓梅

“闺女,你说海南三亚好不?听说那边这个季节还能游泳,要是能去住住就好了。”“好呵,每年这个时候都有好多老人去那过冬呐,你想去,我给你联系?”“别,别,我再想想,再想想,不急,不急”听着手机那边父亲喃喃的声音,我感觉,这怕又成了他一个难以实现的愿望,毕竟年岁已高,出远门已经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。

父亲爱水,喜欢游泳,并且游得很好,十六岁就从地处江南的老家到干旱少雨的大西北谋生,也许只有看到大江大河,看到弯弯流水,才最能让他想到自己的家,才最能让他感觉亲近。

我的老家是位于浙江北部,杭州湾畔一个充满名人故事的小镇,出门见河,出行坐船,纵横交错的河道,数不清的小桥河流成为这座江南水乡的名片。记得从祖屋出门几米远就是河岸,原本还算宽阔的河面,因为要拓宽对岸的道路,回填了一些,如今河变窄了,一座简简单单的拱形石桥也随着河岸的宽度变化略做了改动,轻轻松松就将河两岸人们的生活联系了起来。

上次回家,看到祖屋门口的那条河显得有些发黑了,我说:“河这么窄,水还那么浑浊,河底也不干净,快成‘龙须沟’了。”父亲听后,竟用一种强调的口气给我解释道:“你别看这河现在的样子,过去可不是!我们那时可是能在这河里游泳,能摸到螃蟹的!后面要整治一下就好”,看着他坚定、神往的表情,我知道,家乡的一切在他心中永远是美好的,如同他心中一幅百看不厌的画,不容别人一点异议。

父亲给我说:小时候每到夏天,天气炎热酷暑难耐,他就和小伙伴们一起在这河里游泳、打水仗,那时的河水清澈,捉鱼摸蟹很是快乐,没有游泳圈,大家就想着把长裤弄湿,扎紧口吹足气当浮物,一手抱着这“土制泳圈”,一手划水。除了比速度和水下憋气,就连那个石桥也多了一种用途,成为测试胆量大小的考场,有胆大的跑上桥,从上飞身跃入水中,即便是最简单的动作,必能引起河中阵阵喝彩,打斗嬉戏,童年的快乐,就象一幅画深深印在父亲的脑海中。

孩子们的快乐永远都是无忧无愁的,趁着天未黑,各家召唤回去吃饭的声音未起,大家会抓紧时间,把河里的水浇到石桥的台阶、桥栏、石墩上,因为很快,热闹、快乐的景象会以另一种方式继续。

不用相约,茶余饭后的人们,三三两两汇集到石桥边,坐在泼过水、降了温的石阶、石墩上,一边摇着竹扇驱赶不时靠近的飞虫,一边享受着河道里习习的凉风,谈天说地,趣闻乐事的闲聊,江南最为难耐的盛夏之夜,总是以这样的方式,在愉悦的谈笑中度过。我想:那时生活的艰难与终日劳作的苦累,只有以这样的方式,在相互的述说中变得轻松,而一切因生活不易带来的艰难,都如这桥下的河水一般,在人们的谈笑中静静地流向远方。

少小离家,一转眼父亲已经离开家乡60多年了,那时时想起的河中嬉戏的画面——最能勾起他对童年的回忆和对家乡的思念,昔日那些个敢从桥上直落水中的伙伴,如今都已成了满头白发的耄耋老人,父亲的游泳功底虽好,但岁月磨掉了他不少年轻时的速度与耐力,伙伴们家乡偶遇,除了上前紧紧握在一起双手,竟想不起说些什么,但只有这儿时的经历,让他们回忆起往事依然感觉鲜亮明晰。

岁月流逝,记忆消退,但父亲心中那幅快乐的画册却深藏于心,不能忘怀。

2020-12-28 来源: 责任编辑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