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石油

宝鸡石油钢管有限责任公司 > 新闻中心 > 员工文萃
向日葵
打印 2021-08-19 14:47 字体: [大] [中] [小]

西安专用管公司  孙星

周末无事,我便要回老屋转转。在巷子里溜达的时候,突然就见了十几株向日葵立在不远处的墙根,我走上前去,只见碧绿的叶子衬着金黄的花盘,在太阳的照耀下很是好看。看到这些向日葵,我想到了一位朋友的母亲。

那年,我和朋友租住在西安南郊的一个城中村里,那里房租便宜,吃的东西也便宜,是刚离开校园的学生或是城市打工人栖息的天堂。朋友的母亲从老家来看儿子,我们一起去车站接她。朋友母亲是那种典型农村妇女的打扮,尽管天气很热,但她依然穿着长衫长裤。从车站走回住处的路上,朋友和母亲一直用家乡话不停地聊着,他母亲很爱笑,也很健谈,也许是好久不见,两人都显得分外开心。朋友见母亲手里拎着一个包袱,就想接过去帮母亲拿着,母亲连忙摆手,说东西不重,两步路就到了。到了住处,当他母亲打开包袱,我们当场就惊讶了,原来包袱里面是两个像脸盆那么大的向日葵。我一边惊奇从未见过这么大的向日葵,一边又在心里暗暗揣度起来:大老远来带两个向日葵?要是带点儿别的什么我倒不奇怪。

在接下来的交谈中,我才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。原来他母亲特别喜欢向日葵,每年都在山谷里的空地上种上一些,等成熟了就拿到集市上去卖,以此来补贴家用。这次从老家出发的时候,她顺便背了十几个向日葵,到了西安城一下车,她就一边走一边卖,这样来回的路费就有了。只不过,剩了两个没有卖出去,于是就背了过来。他母亲热情的塞给我一个,我不好拒绝,于是就收下了。我把向日葵籽一个一个地剥开送进嘴里,却始终无法静下心来回味它的清甜。我内心有些莫名的慌乱,脑海中总是不断想象着他母亲背着重重的向日葵,沿着街道叫卖的样子。我没有浪费一颗果实,就算干瘪的也要剥开,我觉得不浪费就是对我眼前的这位母亲最大的尊重和敬意。

朋友结婚的时候,我第一次到了他家,再次见到了他的母亲,我受到了盛情的接待。他母亲不断给我手里塞好吃的东西,还拉着我的手不断向在座的亲戚朋友介绍说这是他儿子最好的朋友,我有些受宠若惊。看的出来,她很开心,对儿子的婚事开心,对我这位朋友能大老远来参加婚礼也很开心。

几年过去了,朋友的母亲突然离世。朋友说母亲走的很突然,没有疾病,也没有痛苦,睡了一觉就没有再醒过来。当他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时候,我几乎不敢相信,要知道,朋友刚刚在大城市安了家,幸福的生活才刚刚开始,本来打算以后让老两口都搬来一起住,可是,事情来得这样突然,让人有些猝不及防。

后来,朋友向我提起他母亲的许多往事。母亲不识字,尽管家境贫寒,却一直鼓励他好好上学。从小到大,母亲为了供他上学,把亲戚的钱都借遍了,可是无论多难,每次都会按时交上学费,从来没有让他为学费的事为难过。他曾经给母亲说想要辍学外出打工,这样不光省下了学费还可以挣钱,可是被母亲臭骂了一顿,说他以后只要专心搞好学习,钱的事情不用他操心。他说,当年应该要考上本科才是,可是却偏偏只上了个大专,这件事他一直都感觉对不住母亲。母亲虽然不识字,却比谁都坚强,比谁都活得通透,他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就是拥有这样一位母亲,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尽孝。他坚信母亲应该是把自己的福报全部给了他,他之所以现在在大城市拥有一些小成绩,但这其中有一半是他母亲的命。他要好好活着,替母亲好好活着。我则安慰道:“你现在过得挺好,你母亲一定会替你高兴的。”他听后,眼眶里噙着泪水,一仰脖喝下了眼前的一杯酒,。

后来有一次他打电话给我,说他做梦梦到了母亲,母亲站在山谷的向日葵地里对着他笑,他一边哭一边拼命的跑,可就是到不了母亲面前。于是他第二天就请假开车回去,在母亲的坟地周围种下了许多向日葵的种子。

后来再去的时候只见向日葵已长的有一人高,金黄的向日葵花在风中摇曳,他笑着说那是母亲的微笑。

2021-08-19 来源: 责任编辑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