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石油

宝鸡石油钢管有限责任公司 > 新闻中心 > 员工文萃
姊妹莲
打印 2021-09-26 17:03 字体: [大] [中] [小]

宝世顺公司  李少波

将妻送进车站,正准备返程时,忽然想起,今年整个夏天,又没能来莲花湖转转。

进了农历八月,山海关也在不觉间一步步走进了浓浓的秋意里,天气一天天转凉了。我有点迟疑,纠结着是不是还要进去看看,碰碰运气。

用用姊妹莲 (2)


记得去年秋天来时,已经是国庆节以后,虽然知道已经晚了,早已错过了荷花的花期,但也是如今日这般的不死心。那日站在湖边,望着夕阳里满池的残荷枯梗在瑟瑟秋风里零落,心中也不由多了几分愁思与伤感。

我是喜欢荷花的。想想一池碧水,层层叠叠的青伞中间,探出一个个或大或小的精致骨朵,或是一朵绽开粉色笑脸的仙女,这样怜人的美,不会有人不喜爱吧。

“今年比去年早一些,或许会有惊喜吧,至少能看到那满池的荷叶和鼓胀的莲蓬,也不至于如去年般失望而归吧。”就这样想着,已经走进了莲花湖公园。

走近池畔,果然映入眼帘的只有一片翠色。虽然少数的荷叶有的已经泛黄,有的枯萎在水面,但大多数的荷叶,还都依然很精神地撑着绿伞。莲蓬们都已经成熟了,有的圆蓬蓬的,每个小孔里都有一颗饱满的莲籽;有的已经干枯,垂下了头。

沿着池畔慢慢地走,微风送来了莲特有的清新气味。我一边欣赏这些层层叠叠的绿伞,一边贪婪地呼吸着这淡淡的荷香。水面漂浮着干枯的荷叶,阳光透过荷叶的缝隙,照进水里。蹲下身,细细地看,水是清澈见底的,这里是一个神秘的世界。几条如柳叶般细长的小鱼,在荷叶下追逐嬉戏,它们在水下轻盈地一闪,就不见了。脚下的大石,大半浸没在池水里,上有绿色毛茸茸的青苔,一只有黑色斑纹的虾忽然张牙舞爪地从青苔间轻盈地跳了上来,正好与低头凝神的我打了个照面,虾与我经过一个暂短的对视,调头跑了。远处绿色的深处,经常会听到“啪”的一声,寻声望去,却只能看见水面漾起的一圈圈涟漪,那应该是有大鱼跃出了水面吧。

用姊妹莲 (3)


一个钓虾人正全神贯注地盯着水面的动静,走近时,他冲我摆摆手,然后把手指竖在唇上,示意我不要出声。我微笑着点头,低头才看见他的收获。就在他脚边的小桶里,几只举着暗红大鳌的小龙虾,正沿着小桶兜着圈子。

“终究还是没有看见荷花”,心里渐渐涌起一点淡淡的失望。和钓虾人挥手作别,绕过转角正准备离开时,忽然我眼前忽然被什么晃了一下:那不正是两朵在盛开着的姊妹莲吗?

两朵美丽的莲花绽放的正当时,她们在整个绿色的池塘里显得格外耀眼,但也让你觉得是那么低调与娇羞。站定,静静地欣赏着大自然给予的美的恩赐。她们金灿灿的花蕊似珍馐般让人垂涎欲滴,粉嫩透亮的花瓣像姑娘颊上略施的胭脂。

一瞬间,我的大脑竟然短路,无论怎样搜肠刮肚,也未找到只言片语来配得上这份突如其来的惊艳。口中只剩下周敦颐《爱莲说》里的句子: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,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,香远益清,亭亭净植……

回到家中,姊妹莲的美丽依然在脑海中回荡,翻开笔记本,写下几行文字:

姊妹莲,

是整个荷塘关于夏天最后的记忆

然后,她们将变成莲蓬

结出沉甸甸的果实

能量,

在黑色的淤泥里孕育

期待吧,

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时候

一定会,

开启下一个花季。

2021-09-26 来源: 责任编辑: